您現在的位置: 菜鳥4px >> 圖説馬邊>> 圖説馬邊>>正文內容

略論畢摩鼻祖魏勒邛部

作者:立克達曲     來源:本站原創     發佈時間:2010年11月27日    點擊數:

 

略論畢摩鼻祖魏勒邛部

   (馬邊彝族自治縣森林公安局  立克達曲)

【菜鳥4px】 父系氏族初期,魏勒邛部在繼承母系氏族雛形的原始宗教的基礎上,總結歸納前人的宗教文化,取其精華,祛其糟粕,創建獨特的祭祖儀式,編撰畢摩經典,規定畢摩戒律,崇尚黑色。規範作畢程序,發明畢摩法器,特別是發明銅鈴,提高畢摩神威。邛部創建的原始宗教,在當時諸部落的原始宗教中脱穎而出,日趨強盛,形成具有影響力的宗教。後來,信仰邛部創建原始宗教的古彝人,由於具有共同的宗教文化、心理及精神,都是黑族,諾蘇,成為彝族,至少是自稱為“諾蘇”的彝族。

【菜鳥4px】 魏勒丘部  創建  祭祖儀式  彝族

在涼山,每位畢摩都藏有祖傳的經典,其中就有讚頌畢祖類經書,翻開每捲髮黃的經書中,都載有邛部的名字,歌頌他創建以祭祖為主的彝族原始宗教,撰寫畢摩經典,規範祭祀程序,發明畢摩法器,都稱他為畢摩的鼻祖,而且是自己祖先的始祖。

從古至今,彝族始終通用祖先發明的語言,使用祖先創造的文字,穿戴祖先設計的衣服,信仰祖先創建的宗教,造就了深厚而獨特的彝族文化,創造了以三星堆為中心的長江文明,留下了《彝族源流》、《勒俄特依》、《瑪牧特依》、《查姆》、《西南彝志》、《指路經》等卷帙浩繁的彝族文獻,這些文化不僅成為彝民族自身的靈魂與精神支柱,而且對中華文明作出了重大貢獻。

畢摩文化是彝族文化的核心,是彝族的靈魂與根基。它是彝族人民在一定的自然生態環境中,為適應和改改造自然環境而創造和發展起來的,是廣大彝族人民智慧的結晶,凝結着彝族人民的心靈,是鑲嵌在彝族文化中的一顆瑰寶。

根據現存彝族文獻及畢摩口碑,畢摩萌芽於母系氏族初期,形成於母系氏族後期,規範於父系氏族,發達於唐宋,衰落於清初。期間,出了許多著名的畢摩,先秦時的昊畢實楚、體畢乍姆、魏勒邛部、阿度羅普等,唐宋以來有阿蘇拉者、阿格頌主、阿克俄窩等。經過這些畢摩大師們的不斷努力,使彝族原始宗教經過滄桑鉅變後,依然如初鮮活,促使畢摩文化不斷髮揚光大。其中,魏勒丘部在母系氏族時期,人們信仰自然崇拜、圖騰崇拜的原始宗教理念的基礎上,按照當時人們已進入父系氏族,信仰祖先崇拜,從而創建祭祖儀式,編撰祭祀文獻,發明畢摩法器,規範作畢程序,收納畢摩學徒,畢摩文化世襲傳承。為此,魏勒邛部便成為彝族畢摩的鼻祖。

一、魏勒邛部創建、規範彝族原始宗教

魏勒邛部是石爾俄特的孫,居木的父親。1公元前3015年,魏勒丘部出生在雲南昭通一帶的茲茲普烏。根據彝族父子連名譜,勒丘到作者兒子有201代,每代按25年推算,已有5025年,即魏勒丘部時代離今有5025年,公元前3015年的人物,屬於三皇五帝之前的部落首領。魏勒丘部出生地在茲茲普烏,2根據《頌畢祖·魏勒丘部·神鈴的起源》中,“魏勒丘部世,要找神銅鈴,人間神銅鈴,宇宙上方墜,墜了又要墜,墜到妥魯博烏(堂狼山),又墜到茲茲普烏方,安孜德勒聖地上,魏勒邛部祭,魏勒邛部得。”“妥魯博”即為洛尼白,又叫洛尼山,現名為堂狼山,在雲南巧家縣境內,“茲茲普烏”,在雲南昭通一帶,説明魏勒丘部生活在今雲南昭通一帶。

古彝人中,魏勒邛部是一位著名的摩(臣),同時也是一代畢摩宗師。魏勒丘部時期,人類已進入文明時代,同時已進入階級社會,形成以“茲(君)、摩(臣)、畢(師)”三位一體的統治階級。根據畢摩經書《頌畢祖·畢摩的起源》載:“作畢按邛部畢,判案按邛部規”,魏勒邛部是一位著名的摩。“摩(臣)”是古代彝族社會中的一種職業,與畢摩同源,兩者不同在於,前者為司儀、記史及傳史,後者為司祭。“摩(臣)”通文字,精禮儀,智足謀深,能言善辯,地位次於君長,是摩叩(臣)組成人員,又與第三位的畢摩聯繫密切。隨着彝族地方政權在政治舞台上消失,摩也隨之消失,其典籍併入畢摩文獻之中。後來的畢摩便是“畢(師)”與“摩(臣)”的合稱。3魏勒邛部就是著名的摩(臣)和畢(師)的合稱,即為著名的畢摩,是規範彝族祭祀儀式的創始人,成為(以自稱為諾蘇的彝族為主)畢摩的鼻祖。

(一)、創建祭祖送靈儀式,規範祭祀程序

父系社會初期,人類“不僅知其母,而且識其父”, 同時在與大自然作鬥爭中,人的作用日益顯著,已經有了對於動物的馴養和植物的栽培逐步形成了人和動物的對立人高於動物的觀念,而對於自己的已故的直系祖先產生了無限眷戀, 人們希望自己祖先的靈魂能在“天界”安息,也象生前一樣庇佑本氏族的成員。由此古代原始宗教從自然崇、圖騰崇拜上升為人文崇拜,即祖先崇拜在祖先崇拜的強烈要求下,彝族先民們,從母女連名制的基礎上,新增父子連名制,記載並記住自己祖先的名字,彝族譜系從此開端,並傳承至今。同時,為了安息祖靈,強烈要求祭祀祖先,讓已死去的祖先的靈魂,回到先祖居住的地方,與先祖的靈魂們一起團聚,享受天倫之樂,同時,又要已故祖先的靈魂們象生前一樣保佑其子孫,讓其後代們五穀豐登,人丁興旺。這就需要祭祖送靈,讓祖先靈魂順利回到慕靡普沽,4與祖先團聚。否則,靈魂漫遊在人鬼之間,禍害子孫。

靈魂觀,是彝族原始宗教的“靈魂”,祖先崇拜的具體體現。在彝人觀念中,人與靈魂是同時存在的,胎兒已是人了,其靈魂已存在,靈魂是人們生存和活動的操縱者和主宰者。靈魂是不朽的,人死後,只是其軀體終結,離開人世,而其靈魂便脱離人體而存在,不會因其附體主人的死亡而消失,這就是彝族的靈魂不朽觀。但是,人健在時,其靈魂附體,其中,由於諸因素,時有離體,而一旦離體,人便做惡夢、生病,長久不歸,便會死亡,如雲南彝文古籍《祖神源流》載:“萬物有靈魂,無魂不會生,人生魂來附,人死魂先去”。

靈魂,涼山彝語稱影郎,附體的魂稱為“影”,其語義含有“形象”、“影子”、“控制”等之意;離體的魂稱為“郎”,有“輕浮”、“飄蕩”、“遊離”等之意。“影”附體時,身體健康,反應敏捷,離體時,“影”就成為“郎”,到處飄遊,人就常做惡夢,四支無力,精神萎靡,生病,如果,“郎”長久飄遊,永久不歸,“郎”就進入祖界,人就死亡。

人健在時,只有一個影,但一旦去世,這個影就一分為三,形成三個“郎”,分別為郎格,意為愚昧,郎格守焚地;郎居,意為普通,郎居飛上天;郎銀,意為聰慧,郎銀歸祖先居住地,此為死後超度的郎。畢摩經典載:

            人類死以後,

    魂飛天上去,

    普魂飛空中,

    愚魂守焚地,

    慧魂歸祖地。

   因此,人們強烈要求祖先崇拜的歷史背景下,魏勒邛部創建、規範祭祀宗教儀式,以達古彝人的心裏要求。

在邛部之前,有許多部落首領及其畢摩們進行超度儀式,但各畢各規,儀式簡單,內容殘缺不齊,無專門經書,程序不規範。驅魔咒鬼時,不用木鈎鈎死神,不用木杈叉病魔,不用木矛戳妖邪。不會背誦折鬼經,不會摺疊鬼扦枝。作畢不會吹奏白銀笛,不會彈奏金口弦。到魏勒邛部時,改革前人鄙習,本着去其糟粕,取其精華原則,進行改革創新,規範祭祖儀式。據彝文典籍載:

      畢摩起源是,

        史姿史得創。

        祭祖儀式是,

    茲林史色創。

          上界超度是,

      昊畢實楚創。

    下界超度是,

    提畢乍姆創。

    超度送靈是,

    丘布阿羅創。

   贖魂招魂是

   阿蘇拉者創。

              詛敵咒敵是,

            阿格説主創。5

在祭祖程序上,儀式之前必行卜,運用各種占筮術,精通卜術占筮書。選用淨草墊神座,伐取櫻柏作神枝。殺牲先用血祭神,剖牲先用燒肉祭神座,煮肉先用香茶祭祀護法神。驅魔咒鬼時,運用木鈎鈎死神,使用木杈叉病魔,運用木矛戮妖邪。口中背誦折鬼經,手持鬼籤折鬼魂。舉行儀式中,吹奏白銀笛,彈奏金口弦。砍伐杉樹作神樹,銅銀神枝杈神座。

祭祖儀式中,神枝杈座內容已豐富,程序已規範。現根據祭祖經典,簡繪祭祖 “直古”(ꍞꉅ)圖如下:

 

經維勒邛部改革發展後的祭祖宗教制度,是當時人們心靈的高度

體現,符合當時人們的願望,安慰人們的心理,適應社會發展的需求,受到廣大彝族先民的擁護接受,並沿襲至今,彝諺道:“父欠子為娶媳搭橋,子欠父為超度送靈”)。

彝族祭祖宗教儀式,是萬物有靈觀和祖先崇拜的具體體現。

(二)、撰寫畢摩經典,規定畢摩戒律

魏勒邛部之前,尼能、實勺、格俄、慕靡等原始部落首領都相繼作過畢摩,因其儀式規則、程序、內容等殘缺不齊,無必備的經典和法器。到邛部時,在先祖宗教的基礎上,規範宗教儀式,根據儀式內容,撰寫畢摩經典。畢摩典籍載,“魏勒邛部世,創制經書紙,紙上藏學識,使用筆墨水,墨水顯知識,”(古代彝族寫書,一般不寫署名及時間)。從中可以窺視,其已撰寫彝文經典,以規範祭祀制度及程序。同時規定宗教戒律,給畢摩制定有關規章,崇尚黑色(物),祭祀時“不宰黑色牛,不吃黑牛肉,不吃污穢肉,不穿實勺服,要穿畢摩服”。為此,畢摩規章嚴,好運長久在,美譽傳千秋。

彝文經典《頌畢祖·邛部》載維勒邛部創建彝族原始宗教、規定畢摩戒律敍述如下:

ꎙꇔꎙꇁꃅ       傳去又傳來,

ꎙꇁꐈꀮ         傳達丘布畢,

ꐈꀮꑍꊏꀘ       丘布畢二十,

ꃪꊃꐈꌋꎴ       好運長久在,

ꎔꊃꇐꈌꌅ       美譽長久傳;

ꐈꀮꃰꊿ         邛部人類世, 

ꐈꀮꄷꌧꋬ        聰明智慧高,

ꐈꀮꄷꉪꑷ        心靈手也巧,

ꐈꀮꃰꊿꍂ        邛部人類世,

ꌕꈎꁌꑳꃅ        三年尊祖禮,

ꉘꆈꂿꂸ         不宰黑色牛,

ꌕꆪꀘꑳꃅ        三月規畢禮,

ꇌꆈꒃꂸꉾ        不剖黑牛屍,

ꉘꆈꑆꂸꈈ        不墊黑牛皮,     

ꇌꆈꉾꂸꋠ        不食黑牛肉,

ꈬꈎꇗꑳꃅ         九年為子孫,

ꉘꆈꒉꂸꏅ         不喝黑牛湯,

ꇌꆈꌦꂸꅝ         不飲黑牛血。

ꐈꀮꃰꊿ          邛部人類世,

ꌕꆪꀘꑳꃅ         三月為畢禮,

ꉛꍅꉾꂸꋠ         忌食河魚肉,

ꃢꑽꈚꑽꆹ         不要錯穿衣,

ꏃꎹꃢꂸ          忌穿實勺衣,

ꑛꑽꆀꑽꆹ         不要濫食肉,

ꃢꃀꎖꑽꉾꂸꋠ      不食污穢母豬肉,6

ꃬꂵꏿꑽꉾꂸ       不食污穢母雞肉,7

ꍍꋚꆹ            忌食污穢物,

ꍍꒉꆹꂸ          忌食污穢湯。8

維勒邛部在創新宗教儀式程序的同時,規範彝族習俗,崇拜黑色,當時的宗教行為,是彝族尚黑的開端。彝族尚黑的原因主要是西南地區特有的自然環境和生產方式二是邛部創建的原始宗教中尊黑、崇黑的因素,其中原始宗教的尚黑是所處的自然環境而自成。

尚黑是彝族的一種哲學觀。彝族先民認為,世界及其萬物都是發展、變化的,事物的發展都具有“二元”性,即具有“雌雄”觀和“黑白”觀,“天為雄”、“天為白”,“地為雌”、“地為黑”,畢摩誦經道:(告訴天白公、地黑母之神),就是這個哲理。“二元”是一個整體,有黑就有白,有雌就有雄,誰都不能離開誰,否則就不能發展。彝族黑白宗教文化中,曾有二個代表人物,那就是著名的昊畢實楚和提畢乍姆二大畢摩派系,二個都是希慕遮第十六代孫,慕靡部落的十大畢摩之二,頌畢祖·畢摩的起源》載:

ꎙꇁꂿꃋꀘ     傳到靡畢

ꂿꃋꌺꊰ       分十

ꂿꃋꌺꊰ       慕靡畢十子,

ꉘꏅꊤ        昊實楚,

ꄜꎔꃅꊂ     提乍姆二名畢。

“昊”為天,昊實楚又稱為“吐實楚”,即白實楚,興土葬,其圖騰標誌為鷹;“提”為地,提畢乍姆又稱“諾乍姆”,即黑乍姆,興起火葬,圖騰標誌為虎。後來,提畢乍姆派系占主導地位,魏勒邛部創建的原始宗教是在提畢乍姆派系的基礎上所立而成,現彝族尚黑、崇虎、火葬,由提畢乍姆而起。

彝族自稱為尼、諾蘇,“尼”、“諾”都是黑的意思,即為“黑族之人”,自己的發源地稱為黑土地,現彝族發祥地雲南省稱為依諾省,“依諾”意為黑水,即雲南省稱之為“黑水省”,祖先發祥地的水稱為黑水河,金沙江、雅礱江稱之為諾依,“諾依”意為黑水,這些都與彝族原始宗教息息相關。

(三)、發明畢摩法器,發揮畢摩神威

畢摩法器是畢摩的武器,作畢過程中不可缺少,具有特殊的功能,充當“人、神及鬼之間的媒介物”,不僅提高畢摩形象,而且發揮畢摩神威,“人間錚錚響,神間振耳目”,具有神密的力量。

畢摩的法器主要有法冒彝語稱畢摩爾布”;神扇“棋”;經書,稱“特依”;神鈴畢具”;籤筒吾土”;法網黑闊等。據《頌畢祖·邛部》載,邛部所發明創造畢摩法器:

ꐈꀮꄷꌧꋬ    聰明智慧高,

ꐈꀮꄷꉪꑷ    心靈手也巧,

ꎺꋦꁧꑑ      路過柏林間,

ꎺꃼꄲꒃꀵ    揹負杉籤筒,

ꇱꄓꃰꁌ      背筒精力旺,

ꏲꋦꁧꑎ      路過銅礦山,

ꃅꐚꏲꒃ      製作銅鈴持;

ꈑꋦꁧꑎꈴ     路過青岡林,

ꈑꆨꃱꒃꅑ     揹負青岡筒,

ꀑꑊꒊꌋ       臉上笑眯眯,

ꆳꋦꁧ         路過櫻樹間,

ꆳꏿꈍꒃꌌ      揹負櫻神,

ꇇꆹꈩꄉꀕ      扇腕更靈,

ꂷꋦꁧꑑ        路過竹林間,

ꂷꆷꃼ         手搓神竹籤,

ꌩꋦꁧꑎꈴ      路過樹林間,

ꌩꁵꄿꒃꊨ      製作樹籤筒,

ꉭꁵꄿꒃ        製作竹籤筒,

ꐎꐪꆮ         白銀笛,

ꏂꉸꉹꒃ        金口弦,

ꐎꋒꀕꒃ        架設金銀橋,

ꏂꋒꀕꒃ        走過金銀橋,

ꄯꒉꐎꒃꈠ      創制經書紙,

ꂷꋶꆈꒃꌬ       使用筆墨,

ꅉꃢꏂꒃꁒ       豬胛骨來卜。

ꑷꁱꏂꒃ        雞腿骨來卜,

ꉅꑭꑌꏜ        淨草墊神座

ꃬꑭꑌꌦ        牲血先祭神

ꀘꈌꑌꋪꉃ      鬼籤經,

ꀘꇇꑌꋪꐔ      畢折鬼籤魂

ꂽꈻꑌꂽꇁ      祈福福即至,

ꐚꏷꑌꐚꐰ      禳災禍即除

ꆅꉁꑌꆅꌒ      治病病即愈

ꍞꉃꂿꃋ        祝吉祥於天,

ꆅꉁꋧꃅꄉ       咒病症於地。

使用這些法器後,不僅提高畢摩形象,而且祈福福即至,禳災禍即除。驅鬼鬼即散治病病即愈。祭祖送靈歸祖界,驅逐妖魔回鬼域,驅鬼治病保眾生,禳災除禍保平安。經書法具自此傳,前世畢摩,後世畢摩前人爭相學,後人永繼承人類繁衍遍天下,邛部美名傳千秋。

以上各法器中,銅鈴極為神祕,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説明魏勒邛部時代,彝族先民已進入青銅時代,青銅鑄造技術高超。根據《頌畢祖·神鈴的起源》述,神鈴從天而掉,“墜到土魯白”,“墜”為“開創”之意,“土魯白”是彝語,又叫妥魯白、羅尼山、妥魯山、螳螂白子洛尼山等,是現在巧家縣的堂狼山。

彝族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發明和使用金屬的古代文明民族之一,至遲到篤慕(居木)時即使用金屬。9銅是人類最先使用的金屬。公元前5000多年以前,以維勒丘布為代表的彝族先祖們生活在雲南巧堂狼山(妥魯博、茲茲普烏一帶,生息繁衍,形成“六祖”及其分支,而且開採豐富的銅礦資源,掌握了青銅的冶煉和鑄造技術,成就了古代燦爛的青銅文明,從而使華夏版圖上眾多的族羣向文明時代飛躍。

邛部發明神鈴後,其它有些宗教派別也學之,使用神鈴。後來,隨着古絲綢之路,神鈴(青銅)文明傳到世界各地,以用在各種嚴肅的場合,如西方法官判案時使用銅鈴等。

經研究,巧家堂狼山的古代先民開採堂狼山的銅礦料運往成都,鑄造了三星堆青銅文明,運往殷商創造商王朝青銅文明,運往古滇國創造了古滇青銅文明,其白銅在公元前三至二世紀即經南方絲綢之路運往中亞大夏,典籍記載,堂狼山的白銅早於西方15個世紀以上。巧家堂狼山也就當之無愧成為中國青銅文明的重要發源地,中國青銅之路之源,在中國青銅文明史上擁有重要的地位。

近年來,考古發現彝族銅鈴諸多,這些銅鈴,戴着神祕的面紗,卻承載着彝族歷史文化的信息,宗教含義明顯,從神(銅)鈴內涵來看,可透視彝族的起源和歷史活動區域,彝族發源於西南,反覆遷徙於廣袤的西南區域。從雲貴發掘青銅鈴、 三星堆青銅鈴、四川美姑縣收藏的阿蘇拉則法鈴,大小涼山傳承的青銅鈴,連接了彝族同古邛都國、古蜀國、古滇國、古夜郎國的歷史淵源和文化關係。

在彝族宗教觀念中,神(銅)鈴為從天而降之物,是威力無比的法寶,代表着宗教的神威和族權的象徵。

四)、招收學徒,畢摩世襲

邛部創建原始宗教後,文化空前發展,文明空前燦爛,信仰空前虔誠,民族空前凝聚。為此,有許多學徒們向以邛部為代表的畢摩大師們學習畢摩文化,在新老畢摩們的共同學習、研究中,民族文化進一步發揚光大。從此,畢摩有文獻,作畢有程序,畢摩有世襲,經滄海桑田,畢摩文化傳承至今,永遠年青,凝聚着每一個彝人的心。《頌畢祖·邛部》載:

ꂸꒃꇮꐥꀕ    有無不學匠?

ꂸꒃꇮꂸꐥ    沒有不學匠,

ꂸꒃꇮꐥꆏ    如有不學匠,

ꐯꈍꉾꈍꏸ    銅鐵煉不出,

ꂸꒃꀘꐤꀕ    有無不學畢?

ꂸꒃꀘꂸꐥ    沒有不學畢,

ꂸꒃꀘꐥꆏ    如有不學畢,

ꃼꄲꆩꃰꏶ    籤筒撞法笠。

ꃰꇍꐈꀮꍂ    魏勒邛部世,

ꀘꃅꑌꄚꒃ    學畢按此學,

ꃀꃅꑌꄚꍬ    斷案按此法,

ꀘꆳꑌꋌꂿ    前世畢摩見,

ꀘꏀꑌꋌꈨ    後世畢摩聞。

ꀘꋊꑌꄚꒆ    畢世照此學,

ꐈꀮꎵꑴ     邛部傳千秋

ꀘꃅꐈꀮꋦ    畢祖邛部存 ,

ꃀꃅꐈꀮꎞ    斷案邛部靈。

ꐧꈤꆺꀕꏛ    人類起源早,

ꀘꈤꆺꀕ     畢摩起源晚,

ꆀꃅꀘꌺꒉ    彝區畢摩尊,

ꀘꋊꀋꊉ     畢摩歷史淵。10

三、畢摩文化形成彝民族

宗教是古代社會區分民族界限的最重要的標誌之一。在原始社會,宗教的起源早於民族的形成。彝族的原始宗教也不例外,它早於彝民族的形成。

民族是在共同地域條件下形成的,建立在共同經濟生活基礎上,使用共同語言,具有共同文化的社會人羣共同體。文化塑造了民族併成為區分民族的重要標誌。一種特定民族文化的形成,都是以宗教為其核心或基礎的民族文化的演化過程,也總是同宗教的發展密切相關或者以宗教的變遷為線索。孫中山形成民族的五個要素血統、宗教、生活、語言、風俗習慣”。11其中宗教文化是基礎,是民族具有共同心理和凝聚力的軸心,形成民族的核心。

彝族發源於元謀一帶,以金沙江流域為中心,不斷遷徙於西南這片廣袤的土地上,歷史上曾融合或同化了其它許多部落,是一個龐大而複雜的民族,其文化具有多元(源)性和複雜性,正如漢族、美利

堅民族的形成一樣,因為使用共同文化而形成一個民族整體。

彝族是以部落血緣為開端,以畢摩文化為基礎而逐漸形成的。彝族是一個重視血統的民族,有着嚴格的父子連名制,有共同的血緣是羣體認同的一個因素,但是,彝民族的形成最終以文化決定,正如儒家文化是凝聚中華民族的主要文化,形成漢民族的基礎一樣。古彝人在歷史上雖有共同的血緣,然其後代因信仰不同的文化,從而形成不同的民族,反之,無血緣關係的部落或民族,因信仰同一種文化,有共同的信仰、心理及精神,最終形成同一種民族。因此,血緣體只是依附於文化體,不是形成彝族的主要因素。彝族人都認為自己是魏勒邛部的子孫,並信仰其創建的原始宗教,具有共同的文化和心理,正如漢人都認為自己是黃帝的後代,或是炎黃子孫一樣,這是文化上的用語,而不是遺傳上的意義。12即自己雖然與炎帝或黃帝沒有血緣關係,但已接受儒家文化,或信仰道教文化,從而形成漢族。孔子區分“華夷”的標準:“行周禮者為華夏,拒斥周禮者為夷狄。”這樣的民族觀對民族屬性的判斷不是種族的,而是文化的。

5000多年前,魏勒邛部創建畢摩原始宗教時,那時尚未形成現代彝族,只能説是古夷(彝)人,邛部只是邛人的部落首領(族稱)。後來,邛部部落不斷強大,融合其它部落,把其創建的宗教文化,同化被融化的部落。與此同時,有些外部落的人也融入邛部部落,經過長期共處,信仰邛部創建的宗教,成為彝民族。因為,信仰邛部創建的原始宗教的人的文化背景相同,祭祀、祭祖,尚黑,成為“黑族人”,成為“諾蘇”。這些“黑族人”便形成彝族。畢摩經典稱:

    祭祖才繁衍,

    祭祖才強盛,

    我父邛部族,

    我母邛部裔。

    我子邛部子,

    我孫邛部孫。13

説明信仰邛部部創建的原始宗教的人就能“繁衍”和“強盛”,“繁衍”指繁衍成彝族,從而強盛,否則,如果不祭祖,不信仰邛部創建的原始宗教,就不能“繁衍”和“強盛”,就演化成其它民族。同時,信仰者認為,自己是邛部的後裔,成為至少是自稱為“諾蘇”的彝族。

因此,彝民族的形成,是以崇拜魏勒邛部為始祖,信仰其創建、規範的原始宗教,使用共同的語言文字,規範同樣的風俗習慣而形成。

綜上所述,邛部在代表當時廣大人們意願的情況下,創建、規範祭祖儀式,規範祭祀程序,撰寫宗教經書,規定畢摩戒律,發明畢摩法器,形成獨特的原始宗教,即畢摩文化,其內容涵蓋了彝族的語言、文字、文學、藝術、天文、哲學、地理、歷史、法律、建築、譜系、民俗、倫理道德等成為彝族畢摩的鼻祖。同時,隨着時間的推移,信仰邛部創建的畢摩原始宗教的人,具有共同的心理和文化,逐步形成信仰、語言、文字、習俗等相同的彝族,從而邛部不僅成為畢摩鼻祖,而且成為彝族的始祖。

畢摩文化的形成,從古到今,始終安慰着彝族人民的心靈,成為彝族人民的精神支柱,牢牢地凝聚着彝族人民的心理,把今散居於中國西南滇、川、黔、桂四省區的彝族緊緊地連在一起,形成強烈的團結力。每個彝人,從來到這個世界到離開這個世界,都按照畢摩文化走完一生。也正是這個畢摩文化為標識,使彝族區別於其它民族。

雖然,現世界經濟一體化,各民族交流頻繁,地域的隔閡不復存在,經濟生活融為一體,弱勢的彝族文化被強勢文化同化的可能,但畢摩文化作為族文化使族維持自身的存在,猶如西方的猶太人,堅信彝族以畢摩文化為中心,永遠立足於西南這片祖先世代居住的土地上,不斷髮揚光大,走向世界

註釋:

①:馮元慰、曲別石美編,《勒俄特衣·石爾俄特》,第67頁,西南民族學院印刷廠。

②:《彝族克智·洪水氾濫》,四川出版集團、四川民族出版社,第497頁。

③:王繼超、王榮輝著,《彝族創世詩·知識神和人》,四川民族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團,第57頁。

④:慕靡普沽,“慕靡”是慕靡時代的部落首領,“普沽”,居住地中央。慕靡普沽即為祖先發祥地“滇”一帶的中央。

5:《彝族克智·發明創造》,四川出版集團、四川民族出版社,第716頁。

⑥、⑦:彝族宗教認為,“污穢母豬”是指只產一個仔豬,或是雖多產,但全是母仔豬,無公仔;母豬吃仔豬,或是所產的仔豬無故地消失。發生以上其中之一的母豬便為“污穢的母豬。”“污穢母雞”是指母雞食自產的蛋,或雛雞在自己的毛上緾死的母雞。

⑧:畢摩經書,《頌畢祖·畢摩的起源·邛部》,作者藏。

⑨:《彝族史要》,易謀遠著,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第276頁。

⑩:畢摩經書,《頌畢祖·畢摩的起源·邛部》,作者藏

11宋慶齡,《孫中山選集》(下),宋慶齡主編,第592—593頁。

12周非著,《非議歷史》,人民日報出版社,第25頁。

13馬長壽著,《涼山羅彝考察報告》(下),第542頁

作者簡介:立克達曲,男,彝族,大學本科文化,中共黨員,1967年出生於四川馬邊,1990年畢業於西昌農業專科學校(西昌學院的前身),畢業後回到自己熱愛的家鄉(馬邊),從事畜牧工作。1996年至今在馬邊森林公安局,當任一名普通的森林警察。

作者有幸出生在畢摩世家(母親也是亞古書布後裔,曲別家族,是著名的畢摩世家),幼小便薰陶畢摩文化,在自己的腦海中已深深地烙印着畢摩的記號。工作後,利用休假時間,翻閲父親那翻了又翻的發黃的畢摩經書,一遍又一遍地閲讀我們祖先部落首領兼畢摩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觀賞着那英武的支格阿龍的畫像時,使我反覆看到我們先祖們生存的環境和生活的艱辛,看到先祖們因信仰畢摩文化而逐步形成彝族的過程,看到支格阿龍在英雄、阿蘇拉者在作畢,彷彿進入古彝人世界。

但是,我應該這樣,因為,我是阿蘇拉者的第三十代直系後裔,從阿蘇拉者到父親,每代都在畢,我是魏勒邛部的後裔,從邛部到父親,每代都在畢,我的每個細胞裏都充滿了畢。

我深深地愛着彝族及其畢摩文化,因為我的血液裏流的是彝族的血,每個染色體上都刻有“畢摩”的符號。

分享到:

相關文章